谁是汽车后巿场拼命“三狼”?论狼性的退化与进化

2019-06-25 11:28


今天要与名位客官讨论的话题是:如今的汽车后市场到底有没有“拼命三郎”?有多少?如果有,谁又能配得上这个英雄式的称号呢?疑问重重。如不抽丝剥茧一番,终难觅得,众口不服。


20190625


从《水浒传》“拼命三郎”到后市场拼命“三狼”


  “拼命三郎”是中国古典长篇小说四大明著之一《水浒传》中的故事人物-梁山好汉石秀的绰号。由于石秀一生执意于路见不平,挺身相助,人送绰号“拼命三郎”。现代汉语对“拼命三郎”词汇的解释为:比喻打仗勇敢不怕死或干事竭尽全力的人。这么说来,汽车后市场“打仗不怕死、挑事不嫌事大”的人物还是有那么几位的!一号人物送给某金“校长”实不为过;二号人物-某州“小明哥”当之无愧;三号人物-某森“狗屁”情理之中。若客官觉着以上三位还不过瘾,应将更多人物列入其中,暂且先一一略过,可文后留言待以后有机会分篇赘述,以博眼球。(下文再提及三位人物,将分别以“校长、明哥、狗屁”代之。


  汽车后市场“拼命三郎”-校长、明哥、狗屁既已揭晓,那他们“打仗不怕死、挑事不嫌事大”的故事才是重点,将更加精彩,引人入胜。他们三位虽然都是独立的个体,但还是有诸多共通之处。一、拼杀在汽车后市展会一线从未停止过脚步(头狼意识);二、自始至终都视其对方为竞争对手却谁也没服过谁的软(领地意识);三、主动攻击性的特征极为明显(丛林法则)。种种气象已表明,汽车后市场的拼命“三郎”亦是拼命“三狼”也。


论拼命“三狼”的狼性进化与退化的转换


如何看待校长、明哥、狗屁“拼命三狼”的狼性进化与退化的转换呢?汽车用品展会的快速发展源于私家车强劲购买力和车主对爱车的稀罕。大量的消费需求从而催生了“汽车用品”新兴产业的规模化发展,并快速形成了独立于汽车配件、汽车维修市场之外的又一独立新兴市场-汽车用品主市场。汽车用品展会正是汽车用品市场形成后的产物,是企业形象展示、新品发布、产品营销、渠道拓展的重要平台,也是业界人士信息获取、互动交流的必要途径。当“校长”某金展还没出生的时候,从南到北,“明哥”的某州展、“老郭”的某达展及“狗屁”的某森展三分天下之势在当时已并无悬念,各得汽车后市场快速发展所带来的红利。


一切来的太突然。汽车用品市场2009年之后不论是发展规模还是发展速度,都超出了所有从业者的想象。正是这一变化彻底打破展会的僵局,拼命“三狼”的狼性开始凸显,南征北战,开疆辟土。重要历史时刻:2011年年初,某森展移师北京新国展,20万平米展示面积被充的满满当当,自此奠定了汽车用品展第一展的地位,无人能破;由于受限于郑州会展中心展馆硬件的限制,某达展采取“上、下半场”五天开展的策略也没能保住自己应有的地位;随后几年也正是汽车电子产业发展最为辉煌的几年,某州展据地缘优势及服务汽车电子企业的媒体专业性,一直保持着汽车电子产业发展风向,成为汽车电子企业参展最为集中的展会,在广州琶洲展馆也有过风光的日子;此时屈居广州保利会展中心办展的某金展经过几年的摸索有了一定的积累,以“汽车改装”差异化虽然吸引了一些受众,但是此时的“校长”还什么都不是,谁也不会正眼瞧一下。汽车用品展会真正的较量,多年来正是南某州“明哥”与北某森“狗屁”之间的口舌之争、殊死相向。好像与某金“校长”一毛关系也没有。


不得不提,“校长”他为什么要舍近求远?从有一定基础的广州战区画风一转跑到没有任何根基的码头江湖大武汉去混?笔者认为,有四个方面的考虑至少值得思考。第一,广州保利会展中心硬件条件实在太差难上台面,某金展继续坚持不如另辟蹊径,机会来了就应该抓住;(某金在保利会展中心的展会笔者是亲验过的,感受就是没有未来。)第二,头顶的光环全被琶洲展馆的“明哥”遮挡的严严实实,轮到谁,TMD的心里都不可能好受,唯有离得越远越好;第三,“校长”也是商人,免不了俗。无往不利的道理谁都懂,看样子大武汉当时开出的条件是足够令“校长”心动的;第四,此时主意已定的“校长”必须找到新的突破口来站稳脚跟。拿某达展为武汉展开展祭旗是最好不过的选择,当年某金武汉展几乎所有的宣传攻势都有所指,目的就是要告诉别人我才是第三,到目前来看也不过是“校长”自导自演、自欺欺人的把戏而已。某达展主办方肯定是感受到来自某金展的阵阵凉风与咄咄逼人,但其作为世界级的专业展览公司这点小风小浪还是能应对自如的。当自己没能逆风而上时,早已开始顺风而下了。这正是业界有一种声音“武汉展办不下去了”的先知先觉的判断。可靠消息,今年年中的某金武汉展铁定是不办了。三年下来,以前咆啸“不可一世”的某金狼团队只剩下孤狼“校长”汪汪叫了。狼性俨然消耗殆尽。欲知某金展后事如何?没有静待下回分解。


某州展“明哥”自21世纪初彻底从行业媒体转向行业展会,在一番摸爬滚打后,也算是顺风顺水,牢牢抓住了汽车电子产业的大好发展机会,展会越做越强。某州展命运的转折点却发生在2014年,琶洲展馆方面不再提供场地给某州展办展,双方沟通协商后最终达成一致,结果是2015年延续一年。2016年春,某州展被迫离开自己打拼多年的领地-广州,移师深圳办展。这一变故对“明哥”的打击非常大,当年展会就因深圳场馆面积所限,展会规模相效2015年广州展大幅缩水,专业观众更是下滑严重,给展会后续发展带来不小负面影响。近几年汽车电子产业的发展萎靡不振,汽车电子企业参展意愿度明显降低、展会投入更是捉襟见肘。2019年年初的某州深圳展就参观观众来看,第一天人气尚可,第二天已是廖若星辰。笔者很难相信一个低迷状态下的产业和展会人气下降的情况下,仍可持续支撑某州展2020年搬入新馆后的更大规模发展。一头曾被“驱逐”而受困四年的头狼,五年后还能回到自己的巅峰状态吗?!此时此刻的“明哥”可能已不下数次扣问自己。


某森展“狗屁”的境遇又如何?有比前两位更好、更顺吗?答案是肯定的。肯定要比前面提到的“校长”、“明哥”要好、要顺多了。这源于“狗屁”长期保持着的极具进攻性的狼性特质及敏锐的市场嗅觉。怎么说,举几个例子大家就明白了。2005年前,“狗屁”还在协会做汽修汽保展会的时候就已嗅出了汽车用品产业将迎来巨大发展的时代,开始创业设立某森展览公司孤注一掷投身于汽车用品展览事业,以北京为主阵地,每年两届,十余年风风雨雨从未动摇。北京一届、黑龙江一届,一个是消费市场、一个是原产地,某森展自此亮出了名片,逐渐打响了市场。黑龙江哈尔滨合作结束后转向西部四川成都办展,成都合作结束后又挥师南下广州办展,衔接非常紧密有序。直到2016年终成所愿,与中国对外贸易广州展览总公司签署协议落子广州琶洲办展,南北两地布局正式宣告完成,广州展定于每年71日开展。2016年琶洲展馆这一出一进,是不是有点“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感觉?!下月1日将迎来中贸某森广州展盛大的第四届,八方来宾齐聚花城,将又是一番热闹景象。


毫无疑问,“狗屁”对事物发展趋势的正确判断与重大合作的果断决策,并非先天与生俱来,而是后天不断进取的结果。“狗屁”在广州市场的持续发力,绝非某森北京展模式的简单复制,背靠中贸公司海外买家资源,真正有了将中国汽车后市场企业和产品推出去,将海外市场的采购需求引进来的十足底气。三年的磨合与探索,中贸某森广州展已找准了自身的定位和全新的突破方向,两者的强强结合正发挥出112的效果。


举步不前的规模是限制展会想象力的根源


说年中汽车用品展会,不提“郑州展”肯定是说不过去的。客观来讲,据笔者长年观察:“郑州展”其实什么都好,要人气有人气,要成交有成交,但是,它的弱点也是十分突出的,甚至可以说这个弱点成了“郑州展”向前发展的一大诟病,更是其主办方多年以来挥之不去的一大心病。到底这个症结在哪?俗话说,一个人的贫穷限制了想象力!那对于一个展会来说呢?举步不前的规模就是限制想象力的根源所在。试想一下,优秀者多数是不愿意与没有想象力的人或团队为伍的吧?!就算与其为伍的人,多数也不会承认自己一样缺乏想象力。这正是人性的弱点-问题明显暴露出来了,其内心深处也是不愿承认和接受的。所有的说教与疏导此时此刻都于事无补,唯有自个儿慢慢消化,等到开悟的那一天自然明白个中道理。


正是这一暴露无余的致命弱点,令其强大的竞争对手某森展、某州展并不将“郑州展”放在心上,甚至连比其弱小很多、根基尚浅的某金展有了可乘之机,待之嗤之以鼻更甚,口水仗中嘴上也是毫不留情。如若“郑州展”主办方的办展思路不变,再来个十年又能如何?又由于“郑州展”一直存在,自有其存在的价值。笔者实在没有观察出来“郑州展”主办方的丁点狼性,因此不在“三狼”之列,也就不足为奇了。


必须指出一点:历史不向前发展,就是历史的倒退。硬要笔者给这些展会排个序,综合来看,某森展早已排在了某州展之前,居后者只能望其二家展会之项背。


服务保障 正品保证 7天无理由退换
支付方式 公司转账 货到付款 微信支付
商家服务 车品共享服务
商标注册 营销手机 全网营销 网站小程序制作
物流配送 免运费 快递 EMS 物流
会员登录
登录
我的资料
购物车
0
留言
回到顶部